相關新聞
  暫時沒有相應新聞
背景:
閱讀新聞

HDA資訊丨魏春雨:跳出單純形式框囿,追求深層場所語義——地方工作室作品展開幕沙龍

[日期:2019-08-30] 來源:HDA  作者: [字體: ]


“建筑自治性表達應如何順應城市功能的異化與發展?類型與原型背后的深層生成邏輯是什么?場所營造中如何順應人的心理認知?所有這些問題最終均指向了一種古老而帶有自省式的哲學概念——‘圖式’。‘圖式’可以通過‘投射’作用于建筑而得到再現,即‘圖式再現’。它啟示我們去關注形式背后內在的人的心理感受和形成機制,跳出單純形式框囿,去觸碰形而上的意義,追求深層場所語義。”

——魏春雨




『 周榕:感性而具體的“地方”,深刻而抽象的“圖式”  


對談主持人周榕 © UED

 

 

最近,我的學生推薦了一個綜藝節目《樂隊的夏天》,就很像中國建筑界多樣性的格局。節目里有搖滾老炮兒,一開嗓子就特別正,就像我們崔愷院士的正宗的中國式設計。也有“九連真人”樂隊,就像魏春雨老師代表地方的建筑,可以說他是地方建筑學派的代表。

 

魏老師對抽象思維結構的癡迷,構成了他幾十年的一以貫之的設計主線。“圖式”其實本身需要把紛繁蕪雜的現象歸類,因為“地方”是感性而又具體的。而“圖式”又是深刻而又抽象的,這兩者的結合就變成了“地方圖式”。我想請問各位,怎樣思考“地方圖式”?“地方”是否有特殊的思維結構?是否有“圖式”的結構?



 

『 莊惟敏:錘煉出自己的風格、自我的“圖式” 』


莊惟敏 © UED

 

“圖式”,其實就是你內心認為的理由,自我的核心性體現。春雨認為所有創作都可以用“地方圖式”去解釋,這其實就是一種大師范兒的自信。對學生而言,要教給他建筑學,還要教他一種自我發現的方法——用“圖式”來解釋。至少告訴學生這是一條路徑,或一種追求,這在創作過程中很重要。

 

 

類型學其實比較自我,它還需要升華,最終錘煉出自己的風格、“自我”的圖式。站在建筑師的角度,特別需要這個過程。我個人理解,有時候過于強調地域是挺機會主義的,特別是在面對一些當地元素符號的堆砌時,你很難說這種東西沒有自己理論,沒有自己理念。而春雨,他升華了理性邏輯,我非常欽佩。今天,春雨這20年的創作積淀華麗轉身。




 

『 呂品晶:地方本沒有“圖式”,做得多了,就有一定“圖式” 』


呂品晶 © UED

 

我覺得正是因為“地方的概念,使得春雨在建筑語言選取上比較自由——我要堅持現代性,堅持發展現代主義建筑,堅持現代主義的語言、材料、建造手法。圖式”,可以當成一種公式。通過符號語言的變化,去獲取一種創新的途徑。魏院長的三個層次——類型、分形、圖式。我覺得第三個層次實際上是一種意識上的方向。用一種理念,一種方法,去尋找一種創新的途徑。

 

 

“地方圖式”是一個不斷地發現自我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隨著不斷充實原來設定的原型,不斷地汲取各地方要素、個人的感悟以及更多的建筑實踐,我相信“地方圖式”最終是會形成的。地方本沒有“圖式”,做得多了,就有一定“圖式”。




『 崔彤:當四海皆準的語言著陸地方 』


崔彤 © UED

 

 

在春雨身上有雙重性質的沖突,他既地方又中央,既溫婉又剛硬。粗魯的詩意就是從春雨這些房子當中牽引出來的。從水刷石的教學樓建筑開始,有一道柔滑的極光進來、一種溫潤的力量進來,直到最后田漢文化園作品呈現,直戳人心。好像來自于上一個世紀的力量,突然從天而降。

 

關于“地方圖式”,隱約有一種戲劇性的沖突。原本圖式或范式都帶有某種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國際化語言在里面。但它著陸在地方時,形成另外一種新的感受,變成獨特的景象,指向一個可能是面對未來,可以不斷更新的、不斷變化的、不斷從過去到未來的一種新的地方圖式語言。它已經不再是地方符號性的圖像語言,而是直接走向一種景象。這個建筑能吸引大家去參拜,去感受,去游覽,都是來自于這種力量。



『 孔宇航:謙遜的為人,剛強的建筑 』


孔宇航 © UED

 

春雨最大的貢獻是彌補了自50年代到80年代末,中國近40年的現代建筑欠缺。在這期間,很多建筑師僅僅停留在表面上、圖像上吸取西方的形式語言。他們缺失的不僅是思想,還有形式語言。春雨是有思想深度的,“圖式”是有升華意義的,實際上可以稱之為現代修正主義

 

春雨特別具有中國古典地域情懷,通過對地方建筑的熱忱、功底,執著地探索挖掘自己的思想內涵。春雨的為人謙虛低調,但他的建筑又是剛強的、英雄主義的。他希望自己的作品,在百年之后,仍然為人所知。在他的表現中也帶有多重面具,年輕時是剛柔的,而從謝子龍項目開始柔化,無論是材料的使用,還是光影的變化。作為一個從事建筑教育的教授,做出這么優秀的成果很不容易,無論是精致度,還是細部的處理都非常卓著。



『 李興鋼:發現自我,表達自我 』


李興鋼 © UED

 

“發現自我”對于一個建筑創作者非常重要,而這個“自我”與每個人經驗,生活經歷,還有對事物本能的認知有關。在發現自我后,也需要找到一種工具、一種媒介把“自我”表達出來。

 

 

今天的這些模型、非常有震撼力的圖片,都讓你想象到建筑真實的質感與思考。三四年間,春雨的作品發生了很大轉變。而表面風格變化的背后,不管是類型也好,圖式也好,地方也好,中央也好,就是兩個字——“自我”。春雨其實是在表達他的“我”。春雨的“自我”、他的自我的表達,不論是用“圖式”的解說,還是用“地方”的解說,都表達的是他獨特的自我。這么多年他都在尋找這個“自我”,用不同方式表達“自我”。希望春雨在未來還能夠把這個“自我”挖掘得更加深厚,有更加精彩的表達。



『 王路:每個人心中都有不一樣的“圖式” 』


王路 © UED

 

 

每一位建筑師,在他的內心深處,或者在他思考的時候,也許都會有一個圖形或圖景能夠觸發他的設計或是出發原點,這可能就是春雨所講的“圖式”。無論建筑是在地方之上,或是地方之外,需要的其實都是一種品質——這個建筑是當地人需要的,并且它的價值品質更高。

 

湖大建筑館,水刷石的老房子,光影營造得非常好。我喜歡這個房子,并不只是喜歡它的材質和光影,其實更是喜歡它為整個長沙建筑語境帶來的一種新“圖式”。“圖式”指的是建筑的一種狀態或一種表達方式。當代中國建筑界很多優秀的建筑師,可能每個人心中都有不一樣的“圖式”。春雨其實是抓住了建筑最樸實的價值來拓展自己的“地方圖式”,遠方的“圖式”。



『 曹曉昕:站在世界中央的地方中央軍 』


曹曉昕 © UED

 

 

“圖像”“圖式”,我更愿意說是現代主義。現代主義不僅提倡使用功能和經濟,也一直在追求某種“圖式”。包豪斯不僅邀請工匠設計了很多工業作坊,還邀請了以抽象見長的藝術家,他們共同造就了現代主義起點。

 

我覺得春雨的建筑設計就是在地方的中央軍,而且還是世界中央,又是一個特別純粹的一個現代主義的踐行者,他的作品甚至于是帶經典氣質的。魏院長是一個圖式的匠人,把經典的構成在不斷推敲下,形成了自己的原型,體現了世界的中心——最正宗的現代主義。另外,在“圖式”和“在地”里,建造也尤為重要。魏老師的模型不但具有“圖式”的抽象感,而且盡量做到抽象。正是對于這些抽象模型的推敲,讓這些建筑在落地之時,達到了更為極致的狀態。



『 黃居正:什么是“地方”?什么是“圖式”?』


黃居正 © UED

 

 

究竟是什么“地方”?最簡單的地方應該是“合適”這個詞,英文里用“right”,來代替所謂的“地方”。“地方”是比較廣義的,要應對周圍風景,要應對氣候,要應對使用者的愛好,傾向和興趣。

 

究竟什么是“圖式”?西洋畫里,人的結構、人的比例等等其實就是“圖式”。在人像寫生時,藝術家其實是參照他們心中的“圖式”進行繪畫,是一個制作 - 與圖式比較 - 再修正 - 再匹配的過程。而在建筑設計中,“再修正”這個過程非常重要,要去根據現場條件,去修正圖式。個人圖式在面對具體條件,或者在不同時期也會出現一些變化,也就是一個制作 - 與圖式對立 - 再修正的過程。春雨的“類型還帶有一構成主義早期作品帶有明顯的類型學的景象。而“圖式”是相對自由,所以我們可以看到從謝子龍到田漢的變化,這就是“圖式”帶來的作用。

 

 


『 王昀:這個“圖式”不是以往的長沙,而是帶有未來感的長沙 』

 

王昀 © UED

 

春雨其實是北方人,他來到了長沙這個“地方,探索長沙的地方性,并且主張抽象出一種“圖式”。在他的建筑中,我看到的是北方的性格、北方人所擁有的圖式性表達。春雨為長沙帶來一個新的“圖式”,這個“圖式”不是以往的長沙,而是一個帶有未來感的長沙,具有國際性和世界性。

 

而為什么春雨的作品如此具有吸引力?重新回到人作為創作本體的表達,就像史前文明的狀態,地域一個個地被割開,拋棄了所有人共通的東西。地球不過是宇宙中的一個小行星,歷史不過三四萬年,那在這之前是否有一個共同的起源?魏春雨的“圖式”被長沙人們深深的喜愛,我認為在這樣的表達里就蘊含著人類共通的東西。



 

 『 謝劍洪:形式上的欣賞,精神上的共鳴 』


謝劍洪 © UED

 

“圖式”可以是具像的東西。但是具像的東西一定是需要通過不同的手段或者手法來歸納的,所以“圖式”又是非常具體的。在做建筑設計時,我們通常會運用某種手法或者種形式,但更重要的是,最后要把想法落實。再漂亮,想得再漂亮,做不出來是沒有意義的。

 

一個好建筑,你不僅僅在形式上欣賞它,更會與它在精神上產生共鳴。為什么魏老師的作品有如此吸引力,不見得在于純粹的形式或者材料,因為每個人都會從不同的精神層面去感受這個空間,是不是給你一種震撼的感受才是最重要的。因此,“圖式”又可以是抽象的東西,具有概括性、精神性。當把抽象的、概括的、形而上的東西做得非常具像的時候,就失去了意義。魏院長通過“圖式”的方式,通過自己再加工,向大家呈現作品以及對空間的追求,我特別欽佩。

 

 

 

周榕:今天,春雨給我們帶來非常大的啟示:建筑沒有死胡同,只要你鉆得足夠深刻,就會脫胎換骨。重要的是,要有一種東西能夠帶領你不斷地前進,不斷地思考,不斷地把能量凝聚在一點,終會形成突破。30年來的探索與鉆研,終于一朝打通。最后,再一次祝賀魏院長成功舉辦展覽,謝謝魏院長!



圓桌對談現場 © UED

 

嘉賓信息

※ 嘉賓順序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崔   彤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科院建筑設計研究院總建筑師、副院長,中國科學院大學建筑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導師導,中國科學院大學李政道科學藝術中心副主任,清華大學建筑學院設計導師

曹曉昕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副總建筑師,第三建筑專業設計研究院院長,器空間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師

黃居正  《建筑學報》雜志社執行主編

孔宇航  天津大學建筑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

李興鋼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國建筑設計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李興鋼建筑工作室主持建筑師

呂品晶  中央美術學院黨委常委、副院長、教授

魏春雨  湖南大學建筑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地方工作室主持建筑師、東南大學建筑設計及理論博士

王   路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王   昀  北京建筑大學建筑設計藝術研究中心主任,方體空間主持建筑師

謝劍洪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環境藝術研究中心主任

莊惟敏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清華大學建筑學院院長,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院長、總建筑師

周   榕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教授

 

 

來 源:UED城市環境設計

主 編:馬建成
副主編:伍 琴
編 輯:黃文雨

 

 


往期相關文章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chda | 閱讀: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结果 北京麻将在线 上海选四和值基本走势图 qq分分彩计划人工全天 河北快3开将结果及走势图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是 皇家国际棋牌下载 北京快三预测开奖结果今天 哈灵浙江麻将下载 ios 辉煌棋牌app官网下载 高手总结的打麻将技巧 今天贵州十一选五开 广广东11选5走势 互联网理财平台哪家好 英足总杯赛程 新天地棋牌游戏? 天天爱海南麻将官方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