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新聞
  暫時沒有相應新聞
背景:
閱讀新聞

HDA資訊丨魏春雨:回歸內心自省,破解建筑創新之題——地方工作室作品展開幕沙龍

[日期:2019-08-29] 來源:HDA  作者: [字體: ]

2019年7月21日,“地方圖式”地方工作室作品展開幕沙龍暨UED雜志魏春雨專輯北京發布會在UED雜志社三層展廳成功舉辦,下午14:50,圓桌對談上半場正式開啟,在王輝的主持下,9位嘉賓圍繞“建筑在地性”和當代建筑如何創新的話題展開了熱烈討論,并分享了各自的思考與見解。本文是UED對此次圓桌會談的整理。

 

“地方”不再是簡單的地方,我們將地方的語義由簡單的物理空間拓展到更加多義的一種語境,將其作為一種審美認知與設計態度乃至價值體系。我們立足“地方”,而又以圖式的概念超越“地方”。“地方”已不是一種簡單的時空定位,它是存在于我們內心的某種圖式,是一種我們在設計之路上一直追尋的心靈慰藉。只有我們回歸到內心自省,我們才能認知“地方”。

——魏春雨

 

 

 王輝當現代主義千城一面時,每個人還能有自己的現代主義 』



對談主持人王輝 © UED

 

“在地”原意為現場制造(In-situ),建筑的在地性將建筑與所在地方的自然環境及人文文化融合。中國古代營城講求“相土嘗水”“象天法地”;中國古代建筑講究“天人合一”“渾然天成”。當代建筑的在地性不僅要“因地就勢”“因地制宜”,也需要把握當地生產生活方式與人文歷史。建筑在地性是當代中國“千城一面”困局的破解之道。

 

首先,我先向魏院長和各位嘉賓提出3個問題:第一,來自不同地域的建筑師,如何找到深入“地方”的支點?第二,從中國建筑師承擔的責任出發,如何用世界性的語言表達中國的地方性?第三,也是我最大的困惑所在——圖式語言產生的過程,是否進入到了一個偽命題的狀態?這不是對魏院長的方式方法的批判,而是對他的欣賞,因為我們每個人都面臨著一個如何把自己的直觀世界上升到一個理論高度的問題。魏老師給我的啟發是,當現代主義千城一面的時候,每個人還可以有自己的現代主義。

 

 

 

『 崔愷:建筑藝術需要多元性,“本土”與“地方”沒有本質區別 』



崔愷 © UED

 

從圖形、圖象到圖式的轉譯過程,與建筑師工作多年后的感悟有關,它來源于“地方”,又超越了“地方”,最終形成自己的一套理解。對我來講,“本土”不僅僅是一個邏輯或概念,它也在實踐當中在不斷深化。我認為,我的“本土”和春雨的“地方”有一個區別:我潛意識意識中對地方性的解讀更具體,但之后的理解和介入以及采取的策略是抽象的。我不去歸納,也并不用一個原型去控制,而是希望以一種更自然、更放松的方式去回應當地的人文和氣候環境。

 

總體來講,我覺得兩者沒有本質的差別,只是每個人對地方、場所、在地等詞匯的理解和策略不同。建筑藝術需要多元性,每個人要有區別于其他人的理解。所以我對春雨是一直是非常敬佩的。

 

 

 

『 楊保軍:結合“天道”“地道”“人道”的在地建筑 



楊保軍 © UED

 

規劃和建筑都是為了創造更好的人居環境,其中建筑的表現更加直觀,而從規劃的角度來看,對于“在地性”的概念,我的觀點非常鮮明,我鼓勵和贊賞一切對“在地性”建筑創作的探討和嘗試。建筑與藝術有很大不同,建筑一但建起來,是扎根在一個地方的,它的流動性很弱,所以說我非常贊成建筑的“在地性”。

 

中國古代講求天人合一,借用《易經》中“天道”“地道”“人道”的概念,它們者分別是指陰和陽、剛和柔、仁和義,貫通起來就是“王道”。“天道”告訴我們,要去回應不同地方的氣候情況;“地道”是指去適應地形地貌、土壤植被;“人道”則應關注當地人的生活習慣和審美趨向,把握時代發展的需求。把這三點結合起來,使我們的建筑能夠更好體現歷史文化、地域特色和民族風情和,如果再能夠呼應一下時代精神,那么這便是一個好的建筑作品,這也是我對“在地性”的理解。

 

 

 

『 周愷:“在地”既是客觀存在,又是主觀表達 』



周愷 © UED

 

春雨所說的在地性,與當地的風土人情、建造智慧、生活習俗等因素均有關聯,但他采用了現代的語言去表達。實際上,天津與北京在地理環境、氣候條件上沒有太大分別,更多是人文上的差別。我認為,在地具有兩面性,在地性既是客觀存在,又具有內心的主觀性,它不是一個簡單的形式,而是跟人的生活息息相關。建筑師都擁有自己的主觀想法,或許也會被時代的浪潮裹挾著向前。因此,我認為對于建筑師來說,找到屬于自己的道路,并堅持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這才是最重要的。

 

 

 

『 胡越:地方是一種態度,而實踐沒有標準答案 』



胡越 © UED

 

我認為,“地方建筑”其實是一種態度或一種狀態,是一種對主流文化或主流價值觀的一種挑戰和批判。作為一個人,我們的認識和實踐都是有限的,所以我們人往往要借助一種方法手段來認識世界和改造世界,魏老師就探索到了一種方法,在中國現在比較復雜的建筑師生存環境下,他能用種一個方法系統性地進行系列實踐,這是很難得的。科學追求真理,具有是唯一性,實踐是多解的,它沒有標準答案,最重要的是方法的多樣性。每個人認真去做了,拿出一個觀點來,這就是建筑設計的價值,也是建筑師探索的價值。

 

另外,我們知道,建筑設計要符合現實生活的需要,對“在地性”的討論是否是一個偽命題?它是否真的符合建筑發展的道路?這是我想提出的一點思考。

 

 

 

『 張利:真正的“在地性”,存在于建筑落成之后 』



張利 © UED

 

為什么在世界語境下,還要探討“在地”的話題?首先,我想從建筑師面臨的兩個平行悖論談起。我們知道,人的發展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是想要成為“完人”的階段:他想要成為完美的人,但又認為自己不夠好,于是向著另一個理想的形象努力。第二個階段是,等到終于接近理想的目標時,又發現做不到,因為所謂的“完人”是不存在的,于是他再次想找回自己,但路途依舊艱難。這就像是建筑師行業面臨的進退兩難的情景。

 

從藝術方面和實際操作方面來講,存在兩個平行的悖論。第一個悖論,是我們承接別人的項目,卻希望做出屬于自己的作品;第二個悖論,是至少在今天,我們還不愿意承認我們自己的作品是自恰的,一旦擁有了自洽的狀態,我們作品也就失敗了。這兩個悖論是每個建筑師,或者說任何一個行業中的人都要面對的,重要的是與這兩個悖論抗爭時,采用的是一個怎樣的斗爭方式。

 

我覺得魏老師的斗爭方式,就是一種特別誠實的方式。他保持了對建筑學的激情,他采用的是一種“自洽”的方式——這不是妥協,反而是一種難能可貴的真實。魏老師的作品中,我唯一去過的建筑是謝子龍影像藝術館,我從來沒見過在一個建筑中,能有如此多的本地人享受其中,這才是真正感人的地方。真正的“在地性”,存在于建筑建成之后。“在地性”不是用符號語言來判斷的,而是要看地方人民群眾對它的熱愛程度。

 

 

 

『 孫宗列:處在藝術家和建筑師邊緣狀態的實踐 』



孫宗列 © UED

 

我是湖南大學恢復建筑系的第一屆畢業生,畢業之后一直在北京從事建筑設計工作。在設計實踐過程中,可能在座的很多老師和年輕人都或多或少地或者自覺不自覺地面對和探索著我們今天所說的建筑“在地性”問題,但今天的展覽和魏院長演說,為我們展示了一種持續堅守和不斷踐行中的系統性研究以及令人震撼的成果。

 

一個比較有趣的現象是,藝術工作者也在談論“在地性”的話題。但藝術家和建筑師對“在地性”的理解是大相徑庭的。藝術家,特別是雕塑家,認為“在地性”反而是藝術創作的一個危險所在,過度關注地域環境,可能不利于藝術創作;而建筑師恰恰相反,我們在從事建筑創作的時候,更多是希望去挖掘和發現“在地性”,因為建筑更加實用,它承載了人們的日常生活的需求。這導致了藝術家和建筑師對對“在地性”的理解不同。我認為魏院長的實踐和作品,恰恰處在藝術家和建筑師這兩種狀態的邊緣,他既關注地域,又能夠在實用性之中營造具有獨特語言表達性的場所空間。這是一種非常好的方式。

 

 

 

『 祁斌:“在地性”更多體現在與人的關聯 』



祁斌 © UED

 

今天研討的主題是“在地性”,由于建筑特有的場所屬性,在地性被建筑領域廣泛關注。如果比較藝術領域,藝術創作一般在傳統藝術和當代藝術兩個不同層面體現不同的價值觀取向,對在地性的關注和表達也全然不同。傳統藝術跟當代藝術的重要區別,在于傳統藝術首先講繼承和發揚,而當代藝術在于叛逆和創新,創作出發點和目標上都有很多不同。

 

建筑領域經常討論的地域性、環境性、文化性等問題,更多體現傳統審美價值體系基礎上的創作哲學。讀魏老師的作品,感覺得到很多當代性的創作內容。他的每個作品的出發點似乎就具有某種與生俱來反叛態勢,作品從創作原點開始就在有意無意地回避固有的思維模式和傳統的思維導圖,這是一種從當代的邏輯思維入手的創作方法。

 

我理解的“在地性”,除了“物”的因素,還包含“人”的因素,即積淀在人的精神中的經歷多年物化沉淀而來的特有的人文精神,它契合了中國傳統文化中天人合一的一面。所謂“在地”,是跟當地的人的狀態、思想、情感、建筑息息相關的,與人的行為活動有著直接的聯系,是一種貼近地域人文精神和狀態的“在地性”。

 

 

 

『 曲雷:對“在地性”的實踐是殊途同歸的 』



曲雷 © UED

 

魏老師的設計不僅僅是在今天展示的位于湖湘文化的核心——長沙的項目,而且在湖南周邊的很多地方,對“在地性”的實踐已有幾十年持續不斷的耕耘。他不斷發展及豐富的設計,給建筑界帶來了很大的驚喜。雖然我們設計中都強調“在地文化”的表現,但我們的實踐與魏老師有很大不同。魏老師是位于地方提出的“在地性”,而我們是在北京,用自上而下的視角去看待地域與傳統,從這個角度來說,我們的作品都在湖南,但設計方法完全不同。有意思的是,我們的結果殊途同歸,都注重文化與表現、都是現代的、都強調內心的自省,強調中國傳統文化中的神。畢竟傳統與“地方”存在于我們的血液與骨髓。

 

 

 

 王振軍:建筑創新在于尋找共識下的不同切入點 』



王振軍 © UED

 

如果用三句話對魏院長做一個總結,我覺得是“狀態在地方,理想在高處”,“表達在當下”。長沙可能不是一個特別重要的節點城市,但是它很有特點,魏老師的團隊30年聚焦于這方水土做出了有特點、有力度的作品,這一探索確實給我們帶來很多啟示。我覺得魏老師起的“地方圖式”這個名字,是清醒和準確的,同時也透著一種自信。他為什么自信?是因為他的有自己通過幾十年實踐總結出的“地方圖式”這套認知體系在背后做為支撐,同時也依靠這個體系跳出了地方。

 

今天我們對“在地性”這個概念的討論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它已經有共識。而如何去落實“在地性”才是今天應該探討的問題。那么,在對建筑學的基本要素已基本達成共識的情況下如何創新?在我看來,建筑師尋找新的認知模式應是當下建筑創新的潛力所在。崔院士的“本土設計“就是要我們應站在更高的高度,以更大的視野、更深刻地思考來認知建筑。魏老師則通過建立自己的”圖式“認知模式為自己的創作帶來了不同的切入點,我覺得很有意義。因為世界建筑史就是在不斷拓展和深化認識的過程中向前發展的。

 

 

 

王輝:以崔院士的“本土”理念為代表,各家都有“一土”,這是非常好的文化自信的意識;“天人合一”的說法將中國傳統文化的智慧,以一種現代的方式向世界展示;而對于建筑地方性的評價,不是以符號或形式來判斷,而是看地方人民群眾對它的熱愛程度。也許大家應對在地問題所采用的方式不同,但最終都是殊途同歸的。魏老師的展覽和今天圓桌對談的最大價值,是讓我們意識到無論是對“建筑在地性”的探討,還是對當代建筑的創新,我們中國建筑師除了實踐層面的探索,更要有一種理論自信文化自信



圓桌對談現場 © UED

 

對談嘉賓信息

※ 嘉賓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崔   愷  中國工程院院士,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國建筑設計院有限公司名譽院長、總建筑師,本土設計研究中心主任

胡   越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北京建筑設計研究院有限公司總建筑師

祁   斌   清華大學建筑設計研究院副總建筑師

曲   雷  中國建筑設計研究院中旭公司理想空間工作室主持建筑師

孫宗列  中國中元國際工程有限公司顧問首席總建筑師

魏春雨  湖南大學建筑學院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地方工作室主持建筑師

王   輝  URBANUS 都市實踐建筑設計事務所創建合伙人、主持建筑師

王振軍  中國電子工程設計院總建筑師,王振軍工作室主持建筑師

楊保軍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中國城市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教授級城市規劃師,中國城市規劃學會常務理事,中國土地學會常務理事

周   愷  全國工程勘察設計大師,天津華匯工程建筑設計有限公司總建筑師

張   利  清華大學建筑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世界建筑》雜志社主編




來 源:UED城市環境設計主 編:馬建成


副主編:伍 琴
編 輯:黃文雨

 

 


往期相關文章HDA資訊 | 湖南大學建筑學科90周年慶北京啟動儀式與“地方圖式”學術交流活動同步舉行HDA通知 | 紀念包豪斯100周年國際學術研討會會議HDA資訊 | 安勇副主席 應邀到2019“NOTA X YNID 設計大師系列講座”進行講學HDA歷史資訊|長春市城鄉規劃設計研究院考察團與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交流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陳設藝術專業委員會“讓陳設美化生活”主題交流會HDA歷史資訊|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力邀陳志毅先生來湘學術交流HDA資訊 | “公共藝術與城市社會” 學術論壇圓滿召開HDA講座預告 | 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舉行藝術史的“工匠文化”專家講學活動HDA專委會 | 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成功舉辦專家講學活動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設計藝術理論專業委員會成立大會暨學術交流會圓滿成功

 

HDA焦點 | 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文化創意設計專業委員會對話 “醴陵陶瓷產業轉型升級” 文創研討

收藏 推薦 打印 | 錄入:chda | 閱讀:
浙江快乐彩12选5开奖结果 老奇人四肖必出一期 怎么买卖白银实物 德甲积分榜2019一2020 多种玩法棋牌游戏? 20选5单期走势图体彩 吉林11选5前3投注技巧 广东十一选五计划 000293股票行情 博彩吧 三个半波中特论坛 game850老版本 打长沙麻将 大发快三技巧顺口溜 pk10最牛稳赚模式4码 p3试机号近200 新十一选五胆拖对照表